1971年雪地救下老人获赠小泥球36年后富豪出2亿购买

8月 23, 2022 uedbet客户端app下载

路边,一位老人奄奄一息地躺在雪地里,冰天雪地,他面临着被冻死的危机。然而万幸的是,善良的王占奎正好路过,他连忙将老人送到了附近的牧民家。

为了感激王占奎,老人从兜里拿出了一个被布包着的东西塞到了他的手里:“你救了我老头子一命,我也没什么别的可以给你的,这个东西是我唯一能当作谢礼的了。”

完全没有想过索求报酬,王占奎下意识地就要拒绝。面对他的推辞,老人则是态度坚定,并且表示一定要让王占奎收下。

推辞了几番后,王占奎便为难地拿下了,他心中也自我安慰着:这位老先生看上去也没有什么钱,应该拿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既然是他的心意,不如就收下了,推三阻四的反而难看。

离开之后,王占奎打开了布包,只在里面躺着一个小泥球般的珠子,看上去灰蒙蒙的。

看到这一幕,王占奎便肯定这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样也正好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原封不动地用布包好,王占奎放进了兜里,准备回家。

转眼间已经过去了几十年,此时的王占奎已经从一个中年人变成了一个老年人。退休后的工作非常闲适,王占奎种种花,养养鱼,倒也是自得其乐。

一天,他收拾起了以前的旧物,在抽屉最里头发现了有些纤维化的布包,一开始,王占奎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直到他打开以后才恍然大悟:是当初那个小泥球。

放在阳光下,仔细地打量了一番,王占奎皱着眉头看了半天,才下了结论:“又好像是个石头。”

因为手中的这个小珠子和他鱼缸里的小石头几乎没有什么差别,可能只是光滑些。没有多想,王占奎把它也放进了鱼缸里。

然而白天还好,到了晚上王占奎就发现不对劲了,鱼缸的水底就涌现出一抹光芒,正是来源于那颗珠子!

猛然之间,王占奎很是震惊,而后,他连忙把珠子捞了起来,然后送到了专业人士那里。

面对这样从天而降的喜讯,王占奎很是手足无措。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初那个不起眼的小珠子,居然是这样的天价!

是的,是因为王占奎的善心才换来了这样的善报。那么,王占奎又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1940年,王占奎出生了。从小到大,他除了学习成绩非常优秀之外,平时对待同学们友善团结,更是为弱小的同学伸张正义,他一直有着与年龄并不匹配的成熟和责任感。

在那个年代,考上大学本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何况王占奎还考上了如此优秀的大学,他让父母为之骄傲。

然而,王占奎就读大学后,恰逢当时国家大力号召大学生参军。王占奎一腔热血,他从小就怀揣着报效祖国的愿望,于是便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当然,部队的日子要比他们想象中的艰苦得多,所有人都要承受高强度的训练,这和大学生活的安逸闲适截然不同。可是对于这一切,王占奎却从来没有过后悔和退却的想法,面对训练他有着坚韧的意志力,面对上级布置的任务他也总是拼尽全力去完成。

因为王占奎出色的表现,在结束训练后,他就被分配到兰州,担任当时有线通信兵这样的职务。

在岗位上,王占奎兢兢业业,没有一点疏忽,也得到了当时上级领导的称赞和看重!

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爆发,王占奎也和许多爱国军人一样,毫不犹豫地投身到了军队之中,为保卫祖国、捍卫和平而作战!在这期间,王占奎的无惧生死、勇敢果决更是让所有人都为之敬佩,也成功立下了战功。

1964年,王占奎在全军大比武中取得了冠军,并且还获得“郭兴福式教练员”的荣誉称号!

在当时,毛主席也对这个年轻不服输的小伙子频频称赞,还与朱老总一起接见了他。

对于这份殊荣,王占奎激动得手足无措:“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够拥有这个机会,只不过我做什么都想拼尽全力去做到最好。”

可是生活总是会充满了遗憾,由于常年累月的伤病积压,再加上王占奎的身体状况在一次次拼命搏斗后衰落,所以他慢慢的已经无法接受高强度的训练,要不然就会有生命危险。

1971年,那年王占奎31岁,明明该是意气风发的年龄,可是却不得不在重重压力之下做出关于人生的选择。

没过多久,王占奎就和他的家人前往了内蒙古阿鲁科尔沁旗,担任邮电局司机一职。

王占奎收起了一身的锋芒和他的梦想,安安分分地开始过起了朝九晚五的生活。他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人,已经完全找不到当年在战场上、在擂台上拼命的半分影子。而王占奎自己,也把辉煌的过去埋在了回忆中,再也不提。

虽然王占奎转化了职业,可是在他的心里,他依然是一个中国军人。他经常关注国家大事,也经常不求回报地帮助身边的居民,久而久之,甚至有些人遇到麻烦也会主动来找王占奎。

1971年,内蒙古今年的冬日一如往年一般冰天雪地,寒风呼啸。邮电局的职工们每天奔波着上下班,到了上班的地方却还是冻得瑟瑟发抖,许多人都感冒了。

看到这样的情景,王占奎情不自禁地皱起了眉头:天寒地冻的,这必须得想点办法……

辗转了半天,王占奎决定开车从外边儿拉一些牛粪回来,烧了火来取暖,这样职工们也就能少受点罪了。风雪弥漫,零下几十度的天气也只有王占奎愿意出门了。终于拉了一车牛粪,王占奎的四肢已经冻僵了,他努力地运动着,虽然笨重但是这是恢复体温的最好办法。

正在他准备开车回去的时候,却不经意的撇见路边好像倒着什么庞然大物,被风雪掩埋着,王占奎有些看不清。

不过转念一想,他恍然大悟:这样的天气,肯定是走失兽群的动物,在这里冻死了。

一瞬间,王占奎大惊失色,他连忙将那人身上的雪拍掉,试图唤醒这个已经沉睡的人。

可是,这人却已经冻僵了,完全没有要苏醒的迹象,看上去奄奄一息。面对这样的情况,王占奎心中也很是清楚,多待一刻都会对这个人的生命造成威胁。

在这样危机的时刻,王占奎早些年在部队学习到的知识发挥了用场,他熟练地对这老人家进行了基本的抢救。

感受到了老人家慢慢缓和的脸色,紧接着,王占奎将老人家小心翼翼地抱到车上,然后迅速发动车开往了附近最近的一个农户家。当务之急要做的就是先让老人家重新恢复体温!

到了农户家中,王占奎更是寸步不离地照顾着老人家,帮他活动四肢以此来促进血液循环。终于在两个小时后,老人家的体温逐渐恢复正常,神志也渐渐清醒。

知道自己被救了,老人家很是感激:“我当时没有力气了,我还以为自己今天就要死在雪地里了。”

听到这话,王占奎知道他劫后逃生心中感慨,也是宽慰道:“老人家,您放心你这身体好得很,只不过当时温度太低了。”

这时,牧民端上一碗热腾腾的饭菜放到了老人家的面前,对于此时的老人来说,毫无疑问是雪上送炭的。他万分感激,端起了饭菜开始吃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牧民也是十分感叹:“您啊,今天也多亏遇见了这位王大哥,他是我们这里有了名的大善人,这冰天雪地的也只有他还能为了给邮局取暖,还出来找牛粪了。”

想到刚刚听到的话,他忍不住握着王占奎的双手,感激道:“多亏我遇到了您这样的好人啊,其实我是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大佛寺的住持,因为我们大佛寺出了点事,我只好去找阿鲁科尔沁旗昆都庙的朋友。”

“风雪天气,我迷了路,又冷又饿之下,体力不支晕倒了,要不是您的话,我估计就真的逃不开这一劫了。”

原来是一位僧人,王占奎不由地对他更是敬重了起来:“风雪天气,确实难以认路,不如我明天带您去昆都庙。”

第二天,王占奎并没有食言,带着老人家去了昆都庙,在安顿好一切之后,王占奎便提出告别。

见他要走,老人家连忙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用布包好的小包,真诚道:“你救我一命,我也没有什么别的能送你的,只有这一样,还希望你能收下。”

一如既往,王占奎立马拒绝了:“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我从来不收别人的东西,你还是自己保管吧。”

闻言,老人家却拉住了王占奎的手,态度很是坚定:“这东西我留着也没什么用,给你是我最放心的,也是你应该受的。”

推辞了几番,王占奎却没有拗过老人家。他只好叹了一口气,他看得出来,老人家也是简朴的人。这应该不会是值钱的东西,礼轻情意重……

回到车上,他这才打开布包,看着里面这个灰扑扑的小泥球,王占奎放了心。确实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是结个善缘。认认真真地将东西包好装进兜里,王占奎开车回到了邮局。

这个小插曲没过多久便完全被王占奎抛出脑后,他的生活开始忙碌了起来,那个小泥球就被放在家里的抽屉里,再也没有拿出来过。

告别了琐碎的工作,王占奎过上了幸福的退休生活,养养花种种菜,很是闲适美好。一天,王占奎觉得自己闲置里的旧物太多了,应该收拾一下,不用的也应该处理一下。

因此,他开始了忙碌的清洁工作,收拾了一堆废弃物品准备丢掉,而那些有价值的却用不上的东西低价再售。也正是因为这一次收拾旧物,王占奎重新拿出了那个小布包。当他再次打开的时候,几十年前的事情浮上了心头。

虽然这只是一个小东西,但是王占奎这并没有打算把这都丢掉,无论如何,这都算是那位老年人的谢礼。

观察了半天,王占奎依然觉得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石头,恰逢当时家里养了鱼,他便把这个小石头放进了鱼缸里。做完这一切之后,王占奎再次投身于忙碌的归纳整理当中。

白天一切如常,可是到了晚上,王占奎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却发现了客厅里鱼缸底部不同寻常的一抹光。

王占奎觉得很是震惊,紧接着,他连忙将珠子捞了起来,在手中,珠子依旧散发着微弱的光芒照亮了黑暗。

在朋友的介绍下,王占奎找到了天津珠宝鉴定中心的李世伟,将这枚夜光珠带给他过过眼。

作为一名珠宝鉴定专家,李世伟一看到这个珠子就震惊了。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上一次见到类似的珠子还是在美国的华盛顿博物馆!那里存放着一枚极其稀有的“陨石钻石夜明珠”!

怀着激动的心情,李世伟立刻对这颗珠子的导热性以及硬度进行了检测,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颗货真价实的夜明珠,市场价最低也在一个亿!”

为了确保检测的真实性,李世伟又查阅了大量的资料,进行了分析对比,但是不论检测多少次,得出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2007年7月22日,又在吴国忠、周剑雄、杨伯达等9位专家的认证以后,这枚世所罕见的陨石钻石夜光珠成功面世!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王占奎真是因为当初的善心才得到了这枚珠子,可是在得知天价后,他没有选择据为己有,而是无偿捐赠给了本来就属于他的佛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